2008/8/6

「苦,民所苦」之我要退稅!

前作「苦,民所苦」承蒙媒抗錯愛,竟能忝居頭版社評版位幾天,讓小子我的胡言亂語有機會吸引諸位大大的目光,獲得不少指教,實在愧不敢當。其實那篇文章我只寫了一半的想法而已,希望以下的文字能再補述一下我的未盡之意,讓大家的想法多做一些交流。

我常常在想,人過得好好的,他們為什麼非民主不可呢?民主有什麼好處呢?也許各位有很多崇高的想法和說詞可以打動人心。不過學財務出身的我思想裡的銅臭味比較重一點,各位想想當年英國人為什麼要開國會?因為「沒有代表,就不繳稅」;美國人為什麼要爭獨立?因為"Liberty, Property And No Stamps"「自由、財產、不要印花稅!」;法國人為什麼要爭民主?因為平民被揮霍無度的王室壓搾得苦不堪言,繳了全國大部分的稅,在三級會議裡郤沒有發言權。各位想想,他們到底是在拼經濟還是在拼政治?我想,他們之所以拼政治,就是為了要拼經濟。

其實各位只要想想,應該就會發現這個道理很簡單,現代各國政府為了要提供足夠的公共財(國防、治安、基礎建設、社會福利….)給社會大眾,他們的支出大抵都佔了全國GDP20%-40%之間,像瑞典、丹麥這種福利國家,抑或是北韓、古巴這種極權國家,政府支出佔GDP甚至會逼近60%的水準。各位每天起早貪黑,辛辛苦苦一分一毫掙來的血汗錢,有很大一部分是政府替你花掉的!政府從你口袋裡掏摸出這麼多錢,那群城狐社鼠們是怎麼幫你花錢的?錢到底花到哪裡去了?難道你不在乎,你沒有自己的意見嗎?為什麼我們要關心政治,為什麼我們要健全民主,講白了,就是要保護我們繳到國庫裡的血汗錢。我們既然繳了稅,我們就是政府的老闆和顧客,我們就要有權力決定政府怎麼花錢有權力決定政府的錢花到哪裡去,有權力決定從國庫偷錢出來的城狐社鼠們得要死得多難看。這就是英國人老掛在嘴邊「No representatives, no taxes!」的道理。

可是人民有了投票權以後,城狐社鼠就絕跡了嗎?人民對政府支出就能有十足的決定權,就有強而有力的監督力量了嗎?別的國家我不知道,至少在台灣是沒有的。台灣人可以用765萬票選出一個偷國庫偷了五六十年的政黨來執政;選出了一個既使是清楚看見大通膨到來,也要拼老命油電雙漲,再加一千多億擴大內虛火上加油的九劉政府來掏人民荷包,拼椿腳經濟;可以用幾十萬票選出拼命用公帑帶椿腳出國旅遊,用公帑為個人打廣告,郤放任境內水患肆虐馬路破大洞,放任境內還有多少人繳不起營養午餐費(對,就是這個神奇的關鍵字「營養午餐」!鄺大縣令出國一趟花300泰武國中暑期營養午餐費16萬還得留給周騜后做秀用!不知道台東縣是不是全國繳不起營養午餐費比例最高的縣市?)。人家已經擺明態度要你「苦,民所苦」了,號稱當老闆當頭家發薪水他們的人民們,你們不只拿他們沒辦法也就算了,更可悲的是,你們還甘之如飴,壓根兒沒想要去拿這群城狐社鼠怎麼辦?這叫民主?這樣當家做主的人民,和豬圈裡等人家宰的豬有什麼兩樣?

我一直有個想法:如果用盡了所有方法,人民還是對政府沒什麼控制力的話,至少人民可以少叫政府做點事,少給政府一點錢;在非得要有一個政府來污你的錢時,讓政府規模小一點,至少可以有個損害管制,少給他們一個機會污錢兼扯你後腿,讓你還有個空間獨善其身好好拼一下自己的口袋。也許有些支持福利國家的朋友會說我右派癖又發作了,但我覺得這件事和左右並沒有相關。您可以想個簡單的日常生活例子,如果你的學校或公司餐廳辦得又差又爛,伙委大廚二廚串連大污特污,請問你會希望多繳一點伙食費,希望錢多他們可以把伙食辦得更好呢?還是希望乾脆能少繳就少繳,多留一點錢有空自己到外面去打牙祭呢?我想,不管左派右派,只要是正常人應該都會選第二項。為什麼?對於不存在期待可能性的東西,唯一可行的共存方式,就是限制他們可能造成的損害。

這就要談到最近的「擴大內虛」vs「退稅」的爭議了。以九劉政府這兩個多月的表現來看,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敢相信他們是廉潔有能的政府?要他們幫你多花你的血汗錢,他們可樂意了,可你敢想像他們會花到哪裡去嗎?要知道這裡面多的可是一群餓了八年的餓狼,主人骨頭還沒丟下來,他們就已經先吃得暢快了呢!之前我已經在「您的瀏覽器可能無法支援顯示此圖片。陳教授,請問什麼叫「消費傾向」?一文中談及擴大內虛對經濟刺激能力遠遠不及退稅的道理,更不要說「發錢給椿腳 VS 退稅給窮人」兩者之間社會公義上的比較了。如果這一千多億是要投資在台灣未來的競爭力上也就算了,如果他們做的只是把已經長好的路樹鏟掉,換上一堆枝葉未發的小樹苗,然後這個「綠化」工程一個就要收幾百萬呢?這錢與其發給椿腳層層分包,還不如發還給中低收入戶繳學費繳營養午餐費實在多了,對不對?

我們可以看看國際的例子,下面是Heritage Foundation所公布2008年經濟自由指標的資料,我挑了其中兩個指標:Government SizeFreedom from corruption來看政府規模和貪污程度之間的關係。我個人的理論是,人民有人民的智慧,所以如果政府不清廉,人民會傾向抵抗政府規模擴大;政府如果是清廉而有效率的,人民會比較心甘情願繳稅請政府幫他們多做點事。所以我的推論是:這個世界是貪污的小政府清廉的大政府比較多。清廉的小政府大概是世所少有的夢幻逸品,貪污的大政府要不是問題很多的極權政體,就是搖搖欲墜的破敗國家。在正常狀況下,這兩種國家的數量應該會比較少。

由於原來Heritage Foundation用的Government Size是一個轉換成0-100的分數,分數越高代表政府支出佔GDP比例越小,這樣的數字也許不太直覺,所以我就把它轉換回原始資料。各位可以看看有評分的157國在下圖的分佈狀況。

不知道我把貪污分數抓60分及格會不會太嚴苛了一點?台灣59和以色列一樣,正好在及格邊緣。這個圖中,清廉的小政府只有8國,貪污的大政府34國,這個左上到右下的軸只佔全部157國的27%右上的清廉大政府有24國,左下的貪污小政府有91國。可以說絕大部分的政府都在這個右上左下的軸上。在右上角的全部都是西北歐國家,他們的福利制度十分完備,政府規模龐大,但他們也有運作良好的民主機制來確保政府真的能「苦民所苦」,用錢不會太誇張,人民雖然繳稅時心裡XXX得半死,但他們知道這筆錢真的會用在他身上。所以也還算繳得甘心。

左下的國家上焉者如台灣、卡達,貪污還算在可容忍的範圍內,政府支出也不算太大,效能也算良好,人民其實也沒有感受到太多政府的壓迫。下焉者如中國、柬埔寨或幾內亞,政府貪污橫行,但天高皇帝遠,政府的效能沒辦法完全掌握整個國家(中國是太大,柬埔寨和幾內亞是政府效能太低),所以聰明的人民自然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府在經濟上的壓迫也是有其極限,但問題是這種國家政府也沒有辦法對人民提供足夠的服務,因為有限的公共資金全被貪官污吏A走了。

在左上角的國家或地區,最顯眼的是新加坡和香港。這兩個地方英國殖民當局都留下了很好的基礎,高效能又清廉的政府的確是可以用小錢辦大事的。但不要忘了佔這兩個地方經濟最重要的金融和商業服務業給它們帶來了和人口與土地不成比例的經濟規模。如果把新加坡放大到像台灣那麼大,不知道還能不能用佔GDP這麼低的政府支出,來保持現在這樣的行政效能?(智利和巴哈馬又是為什麼,可能有請了解這兩個國家的朋友來說說看了)

右下角的「貪污大政府」中,比較上面的一群是南歐和東歐的民主國家,義大利的政府效能是有目共睹的,傳說「義大利有財政部長?」這句話是一句知名笑話。我在想,台灣這樣失能的民主體制,如果配上義大利那樣龐大的政府規模的話,結果會比義大利好到哪裡去?(非洲的波札那還比義大利好呢!哈哈!)我想那時我寧願去投靠黑幫,可能還會比在上市公司上班要有前途吧?下半段就是古巴、北韓、辛巴威這種貨色了,這種國家應該不用我說明,各位都可以自己想像了。

這個圖其實有點太複雜,如果我們把端點的四個國家拿出來當代表,大家應該就很清楚四個象限的意涵了:

而我們台灣正在往哪個方向走呢?民進黨執掌台灣政權的八年期間,雖然被藍媒聯手中傷得相當不堪,但在國際機構的眼光裡郤不是這麼回事。我們把經濟自由指標歷年來的評分拿出來做時間序列的比較繪圖如下。各位可以發現,總的來說這八年來政府是越來越清廉,政府規模是越來越小。民進黨執政八年來是把台灣往「清廉的小政府」這個方向推的。你可以不同意Heritage Foundation的方法論,但關於調查方法的正確與否,請去和那群阿斗仔理論。我個人倒覺得這個數字頗符合我個人的觀察與感受。也許進步沒有我們期待中那麼快,但的確是在進步的。

OK,民進黨在八年內,幫各位把政府支出一直控制在新台幣二兆左右,賦稅負擔率履創新低,民生物價穩定,大家還要大喊活不下去。現在馬騜上台馬上就要來個四兆大建設前金就不由分說馬上就付一千多億擴大內虛,這樣一來政府規模勢必擴大,就算現在不加稅,舉債支應的新支出總有一天要我們的子孫來還。各位覺得還得起嗎?

更重要的是,馬騜要把台灣向大政府的方向推,請問馬騜治下的台灣,會變成瑞典、丹麥、芬蘭這種「清廉的大政府」,還是古巴、北韓、辛巴威這種「貪污的大政府」?我從來不相信官員的良心,我只相信健全的民主政制和良好的公民意識是逼使官員非得苦民所苦的一個關鍵。台灣有沒有運作良好的民主政制和公民意識來逼迫政府要清廉有能呢?我們先看看要走向「清廉的大政府」需要什麼水準的民主制度。如果我們把上面那157國的民主程度,套用Freedom House公佈的「自由地圖」來作分析,我們取其中的「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s; PR)評級來看這四個象限的國家民主運作現況如何:

OK,清廉的政府多半是國民政治權利較高,也就是民主運作越良好的國家。像新加坡和香港這種小政府小地方,也許還可以藉著英國殖民體制的餘澤來維持政府的廉能,所以民主不見得是必要的(新加坡PR=5,香港未被評級)。但西北歐那種政府支出佔GDP高達40-60%的龐大政府,如果沒有良好的民主來約束,眾官員整天看流水的錢從自己腳邊大把大把地流過去,心要是說不癢是騙人的,那和柳下惠坐懷不亂差不多難。所以我們看到這24個國家都是人民政治權利最高評級的民主國家。

台灣的民主運作有多好,我想我是不用再解釋了。Freedom House我們評為PR=2的國家,買票仍然猖獗,官商勾商仍未根絕,黑道對司法有一定的影響,這樣的運作說穿了,只是一個仍然在進化中的香蕉共和國而已,距離確保政府廉潔和效能仍有很大一段差距。過去民進黨在朝和國民黨拼鬥的年代,民主都無法獲得確切保障和進步了,我們能期待幾近專權的國民黨政權把台灣帶向更民主自由的社會?我想全天下最天真的蠢蛋也不會這樣相信的。各位看看「清廉大政府」這個象限裡,哪有台灣這種香蕉共和國容身的餘地?劉政府處心積慮擴大政府規模的舉動,並不會讓我們變成瑞典,倒有機會把台灣變成北韓。也難怪連大公子會有把松山機場批成平壤機場的發言,因為台北在九劉政府的執政下,很快就要變成平壤了。

如果不能讓政府變得更廉能,至少要把政府縮小,讓人民有多一點空間發揮自己的能力,拼自己的經濟。這件事民進黨過去八年做得不錯。我們把主計處國民經濟核算的統計資料抓出來繪成下圖,會發現國民黨掌政時期,政府支出佔GDP往往都會有從百分之二十幾暴衝到30%以上的衝動。只有在民進黨主政的八年裡,政府支出佔經濟比重才是穩定下降的,2007年這個比例降到17.1%,大概是1945年蔣幫非法據台以來最低的水準了。政府支出規模這麼小,民進黨政府有少做過什麼事嗎?國民黨打了十幾年打不通的雪隧被民進黨貫通了,二高系統從南到北完工了,員山子分洪道解決了基隆河兩岸的水患,中科年產值破3,600億,高鐵通車改變了台灣面貌,金改解決了國民黨留下的本土型金融風暴,高雄水質也已經可以飲用了。我們給政府花這麼少錢,他們還是能好好辦事,那麼我們想問問看,未來四年內九劉政府想額外多花四兆,請問他們能比民進黨做得更好嗎?如果不行,為什麼我們要花這個冤枉錢?各位是嫌口袋裡錢太多,會生虱母咬你嗎?

除了政府的廉能問題以外,我在「掏我們的口袋,拼他馬的經濟」、馬上就要「擴大內需對抗通膨」?」二文中,已經談到政府擴大公共支出對通膨的惡化效果,在這裡我不再重覆二文的內容。如果我們把上面政府支出佔GDP重的圖和通貨膨張疊在一起看,馬上就可以看到很有趣的現象:

我們可以看到當政府支出比重增高時,台灣的通膨率通常也會升高1965-1969是一波,1975-1979(十大建設)又是一波,1980-1983(十二大建設)也有,1990-1996郝軍頭蠻橫惡搞的六年國建也造成了通膨率升高。現在全球大通膨迎面而來,九劉政府郤又要搞礙台十二建設了,大家要不要猜猜那條小紅線馬上會爬多高?(這個數字主計處只估全年CPI年增率3.8%,你相信嗎?請參照他們剛公布的七月數字

1974年暴高的通貨膨脹也許不能怪到十大建設頭上,但馬騜老是掛在嘴上那句:「十大建設對抗通膨」郤是不折不扣的腦殘言論。1973年安息日戰爭導致的地緣政治危機並沒有持續太久,1974年高到快50%的通膨並不是正常現象,只要台灣和國際經濟正常運作,那樣的通膨本來就不可能維持,通膨降下來怎麼能歸功到十大建設?就算我們小心避開不把1980年第二次石油危機放入計算,1975-1979之間的每年5%上的CPI增幅其實在台灣經濟史上都算高水準的通膨率。而19801990兩次通膨,大型建設絕對都是推波助瀾的幫兇尤其是沒有效用的大型建設,各位請不要google用你們自己腦袋的印象說說看十二大建設和六年國建到底都蓋了些什麼?)

我說了這麼多,最主要的觀念只有一個「我們要退稅,不要擴大內虛!」台灣的政府並不夠廉能,尤其是九劉政府更不可信,一塊錢給他們,請問你們覺得會有幾毛真正花到我們身上(把長大的路樹挖了,換小樹苗這種擴大內虛?算了吧!)?我想,錢被他們污了也就算了。更可惡的是,不是錢被污就了事,台灣人民更要因為大量無益的公共建設支出,而承受更惡化的通膨之苦!馬上就是開學季,有多少家庭快要繳不起學費,甚至是營養午餐費(北市營養午餐近2成開學漲價),九劉政府那種「美化」了的仁愛路是要給餓死鬼看是不是?如果政府對這筆天外飛來的預算真的沒有什麼很好的想法的話,拜託,麻煩「苦民所苦」一下,就退稅給40%的中低收入戶吧!

還是說,九劉政府的心中,仍然是在「苦,民所苦」?

6 則留言:

billypan101 提到...

真是一篇好文章,大推啊!!

毛毛牙 提到...

這篇真的非常精彩,寫的太好了。

身為公務員,這年政府支出變化多少有點感覺(當然因職務位階而有所侷限)。

自己管社區業務,每年都要播出不少補助款,但國民黨執政縣市與民進黨執政縣市撥款內容大不相同。

簡單說,國民黨執政縣市可以撥款補助吃喝玩樂的節慶活動,但民進黨執政縣市就不准。

所以社會團體申請補助計畫時,兩種縣市申請項目就大不相同,一個老申請中秋烤肉這類,一個是申請各類研習課程。

同樣錢播出去,項目可大不相同啊!

Ashinakhan  提到...

承蒙兩位先進看得起,小生即使情人節當天加班到十一點才回家,也要好好在這裡叩謝甘溫。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制止九劉政府胡作非為。

edward 提到...

通常像新加坡、梵蒂岡這類城市國家,在作某些經濟政治評比時會另成一類,畢竟它們的環境條件和其他國家差異太大。

城市國家在國防、外交、區域治理等面向上考量的方向和其它三級制甚至四級制的中大型政治組織幾乎完全不同的,請留意。

另外,講到大政府福利國家,蠢媒最愛提的是瑞典,殊不知經過幾十年高福利制度的內耗之後,瑞典國家財政及經濟已經惡化到必需大量變賣、出租國有財產的地步,近年的選舉也已經由較右傾的政黨當選了(雖然在我們看來還是左的要命),請不要再人云亦云,拿北歐國家當作大政府高稅率好福利的樣板。

Ashinakhan  提到...

Edward兄
沒錯,常常有拿香港稅率多低,新加坡稅率多低來非難台灣政府,我都問他們一句話:香港需不需要蓋雪隧,蓋二高?你台灣沒有沒一個英國殖民主幫你建立良好的法制吸引國際金融?他們天生的條件和台灣不一樣,怎麼能拿來比?

edward 提到...

其實我覺得嗆再多、罵再兇都沒有用,這篇寫得入木三分:
http://blog.yam.com/superbird/article/17048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