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7/31

苦,民所苦

有時候覺得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已經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大家應該都聽過那個「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的笑話吧?一個小小標點斷句的不同,就可以把原文的意義給一百八十度大扭轉過來。這也許就是為什麼中國官員們老是寧願花時間在言語文字裡句句機鋒,處處給自己留一個卸責餘地,也不願把精力放在真正有益於國計民生的事情上的原因吧。

頃聞鄺大縣令不畏勞苦,帶領十位鄉鎮長風塵僕僕遠征義大利划船遊湖喝咖啡,十足真金地為擘畫台東縣觀光立縣的美麗遠景進行任內第八次的實地考察,面對媒體追問鳯凰颱風襲台的防災準備時,絲毫不改空姐出身的優雅身段,對記者臉不紅氣不喘地背誦當今騜上「苦民所苦」的四字真言,其熟練順暢的程度恰如當年她在機上示範救生衣使用方法一般行雲流水。鄺縣令勤於外事之餘,仍然不忘對治下23萬受風被雨的cynical黔首們上一堂好優美的中文課。Read my lips:「苦~~民所苦」,再來一次:「苦~~~~民所苦」。好了,知道怎麼斷句了嗎?其實鄺大縣令真正的意思,是「苦,民所苦」。也就是「痛苦,是要給人民自己去承受的」。依照敝人在下我不負責任的推論,這句話的全文應該是:「苦,民所苦;樂,官所樂。痛苦,是人民所要承受的;快樂,就留給官員好好去享受。這時,陶大偉和孫越合唱的那首歌,又在我腦袋裡響起了:「我吃得舒服,喝得暢快,那帳單你去買。」

我本來是對余光中等一干誓死維護醬缸文化霸權的中國人士們異常反感的,但這時我郤反而認同起他們對台灣「去中國化」的批評了:台灣人就是太過於去中國化了,不夠懂中國人,不夠懂得中國文化裡千年醬缸的惡質成份,才會惑於中國人外包裝上各式七彩奪目的假象,惑於他們適時巧妙奉送出來沒有實質的小惠,因而對他們種種惡質行徑視而不見,終而受害甚深郤不自知。這次事件中有很多台派的朋友去指責台東縣民是「三好加一好」,寧願為了一點小惠去投給貪污犯的老婆,而不懂得為自己的未來選出一個真正好的縣長。我不知道台派朋友這樣的指責有什麼意義,把台東縣民(台北縣民和台中市民,不要笑,我也在講你們)貶得低三下四的,就能讓鄺大縣令2009年無法連任嗎?

要讓台灣的選民真正唾棄這種視人民如無物,橫行霸道肆無忌憚的惡質政客,光是站得遠遠地,在旁邊用布爾喬亞式cynical地訕笑是沒有用的。選民需要被接近,被了解,被慢慢教育,需要在這個時候,有人能用他們能認同能了解的方式來幫他們出一口悶氣。敢問台東縣的民進黨部和當地的政治人物,有利用這三四天跑了多少鄉鎮,了解了多少當地朋友的心聲,和多少人泡茶告訴他們鄺大縣令的問題所在嗎?如果當地的政治人物不讓台東縣的朋友們知道鄺大縣令是多麼「苦,民所苦」的話,光我們一群台派網友在這裡打嘴砲幹嘛?鄺大縣令膽敢這樣「苦,民所苦」,就是擺明了她明年躺著選都會贏嘛!2009再讓她選上一次,我猜要她一年出國十次她都敢。

痛苦,是人民所要承受的;快樂,就留給官員好好去享受。這就是未來四年台灣各級政府施政的最高指導原則,大家要好好撐過這四年啊!

沒有留言: